咸宁信息网
咸宁信息网
新闻频道
您的位置> 首页 > 书画>正文

龙力游:什么打动了我让我想画草原?

 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画草原?这个问题在我看来有两种解读方式:我画草原是为了什么,以及我因为什么画草原。第一个问题问的是我本人通过艺术想表达什么。这个问题在我看来并不重要。一件作品被创作出来便有了自己的生命,愿意给它赋予怎样的意义是读者的自由,并无高下对错之分。况且我最擅长的表达方式是绘画,我想说的也都在画面里。如果我可以完整地用文字传达所有我想表达的信息,那么也没有必要作画了。对于一幅抓住时代脉搏或者触动某种人类共通情绪的好画,甚至作者本人都不一定可以总结出自己作品究竟为什么动人。他或者她可能只是直觉地感受到了这个社会的某个方面,并把它用绘画的形式表现出来,中间并没有经过逻辑思考,所以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而作者本来想表达的含义,与这件作品给世界带来的意义,也并不一定有什么直接关系。前者经过作品艺术语言的阐释,后者带有时代历史偶然性的影响。我以为,任何形式的艺术创作都是作者表达欲的体现。看到,听到,嗅到,触到世界的某个瞬间,产生某种情绪,并想把这种情绪分享给其他人。对这种表达媒介的选择和组织就是创作。

  更容易聊的是我为什么画草原,或者说,究竟是什么打动了我,让我想画草原。熟悉我作品的人都知道,我只画内蒙牧民生活。我是湖南人,现居北京,内蒙和我成长居住的环境截然不同,我和内蒙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渊源,但这里的“美”从我第一次见到起就深深地震撼了我。在这里,风景和人物不再有分别,一切都是充满生机的和谐的一体,人与生活没有任何割裂。特别是当夕阳把一切染上橙色的光晕时,这种美非常直接且感人。日与夜在交替,生与死在交替。城市生活当然也充满情趣,但大多是理性建构之后的精巧,是一种与人本身生物属性脱节的状态。这当然也很好,但这些不是触动我的地方。让我感兴趣的是生命本身。草原生活当然并不都是田园牧歌,这里有蝇虫,疾病,不便利的交通,单调的伙食,凌冽的寒冬。但这并不是全部。或者说,正是这样的环境下,人们才以最天真纯粹的状态接受和展现自己,特别是这里的小孩子。我很想画出这种状态,一种人与其他生灵,与自然互相理解的和谐统一。我的画面当然是带有理想化的滤镜的,我只画感动我的瞬间,比如一天中最美的光线下最感动我的那个表情。美并不是狭隘的仅指青春华服。那些固然好看,但岁月的痕迹也是美的。我并不想用我的画去批判什么或者辩论什么。一种理想化的状态打动了我,所以我想把它表达出来,仅此而已。

  画面的各个要素中,我最重视的是色彩,因为这是我体验世界最直观的渠道,对我情绪的影响也最直接。从一幅风景,到一盘菜,我对世界的欣赏方式总是从判断它的颜色是否吸引人开始。草原对我的吸引力也是如此。天空,草地,帐篷,牛羊,人物,每个物体都有自己浓烈独特的色彩,而这些颜色又和谐共处,丰富而不突兀。我希望是我的画面也呈现这种状态。这也是我选择油画的原因。每种油画颜色都有自己的独特的质感和气味,随着时间流逝渐渐干涸,形成独特纹理,在不同时候下笔会带出不同的效果。这些独特的油画魅力特别适合展现有生命力的事物。

  总之,希望我的画可以在某方面打动你。让你有所动的或许是画面的某种情绪,人物的某个表情,又或是一个笔触,一抹颜色。只要观画可以给你带来审美体验,触动你的某些情绪,就是对我的作品的最大肯定。

编辑:huatianhai

上一篇: 中国致公党下载
下一篇:返回列表